彩伞

沐秋厨,23333,喜欢一切伞和叶的cp,双花也到碗里来~~
稻米一只,主萌黑花,哑舍扶甘党,龙族楚路党,忘羡,沈王快来勾搭~~
二次人~~~
欢迎推文,么么哒~~

【沈王(武林外史同人)】忘尘
〖第五折〗
方公子正坐在桃花树下,不过他今天没有准备桃花酒,而是泡了一壶桃花茶,少了酒的干冽,多了茶的清香。他已经等了很久,久到身上已经落了星星散散的桃花瓣,他也不去拂下。

沈浪见没人出来引路,就抬脚往桃林深处走,美景醉人。
桃花十里,灼灼如月华。
沈浪并不着急,慢慢的走着,踩在落花上,不禁觉得有些不忍。落花有情,人无情啊。
“沈大侠真是好雅兴。”
沈浪闻言转头,总算找到了方宅的主人,挂着慵懒的笑,回道,“方公子这满园桃花如此美,不好好欣赏不是可惜了。”
方倾弋依旧面无表情,淡淡开口,“沈大侠,请。”边说边做了个请的动作,也不管沈浪有何反应,就提脚向前走。
沈浪也不在意,沉默着跟着他,顺手折了枝桃花,想着回去怎么哄好王大公子。
结果就看方倾弋左拐右拐,像踩着奇怪的鼓点,又像踏风而去,轻轻巧巧的落到一个八角的亭子里。
沈浪也没拖沓,从容的走进去,在方倾弋的对面坐下。
月光透过亭子的纱帘照在两人身上,本该是很唯美悠然的画面,却因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而生生的显出几分凛冽。
方倾弋面无表情的伸出手,拿了白玉桌上的酒壶,给自己和沈浪各倒了一杯酒,轻轻推了过去,率先喝了一杯,把空了的杯子示意沈浪。
沈浪微微点头,其实他并不怕酒里有毒,既然他已把他请到了府上,必定是有什么话要说,又怎会下毒害他呢。而且,既然他的目的是王公子的话,在现在又怎会杀了他来惹王公子不快呢。
举杯一饮而尽,清冽的酒香化在嗓子里,好酒!
“这是方某自己酿的桃花酒,不知还和不和沈大侠的口味。”
“方兄说的哪里的话,不过这桃花酒倒真是很合我的口味,沈某对于一切和桃花有关的东西都是情有独钟的。”沈浪自己伸手又倒了一杯,慢慢悠悠的喝着。
“不知沈大侠能否忍痛割爱,给方某留点酒呢。”
“有句古话叫君子不夺人所爱,方公子可听过?”
“哦?”
“这酒沈某自然是不敢贪杯,美酒虽好,喝不到岂不是种折磨?”
“沈大侠说的是,不过自己喜欢的东西,抢来不就好了,方某不才,没有沈大侠一样的胸襟,喜欢的东西和人,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。”
沈浪放下杯子,方倾弋的想法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清楚的明白了,只是没想到他会如此直白。
“方公子的气魄沈浪佩服。”
方倾弋没什么大反应,淡淡的看了沈浪一眼,又举起酒杯。“沈大侠应该明白我此次的目的,我也不想转弯抹角,我自小就什么都有,没有的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,只有这次,我只希望一场公平的竞争。”
沈浪抬头对上他的目光。
“怜花先遇上了你,那如果他先遇上的是我呢?那么现在又会如何?”
沈浪敛了笑,有些摸不透他的想法,事情既已发生,这些假设又有何意义?而且那声怜花也确实令他有些不快。
“方公子有什么话就一次说完吧,怜花还在等我回去。”
“沈浪,”方倾弋危险的眯起了眼,空气顿时冷了几分,“我正式向你宣战,赢便赢得一切,输便输其所有,如何。”
沈浪悠然的笑着,他有足够的自信,对自己,也对怜花,“那沈某就恭候方公子的大架了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某彩:我诈尸了……
沈:我在门口站了两星期(拔剑)
王:我被你关了两个星期(拔扇)
方:我的宣战晚了两个星期(拔头……)
某彩:我我我我……我错了……QAQ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