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伞

沐秋厨,23333,喜欢一切伞和叶的cp,双花也到碗里来~~
稻米一只,主萌黑花,哑舍扶甘党,龙族楚路党,忘羡,沈王快来勾搭~~
二次人~~~
欢迎推文,么么哒~~

【沈王(武林外史同人)】忘尘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ps.本文为武林外史同人,背景接一篇大大的同人《桃花》,宝宝没读过原著,如有不当的地方欢迎捉虫~~
〖第一折〗
周临穿过方宅前的夭夭桃林,径直走进了一个金漆玉瓦的房间。
越走近他心中的绝望越大,毕竟这里面可是一个真正的恶魔,人命对他来说真的是什么都不是。
他发抖的手轻轻的触在门上,才发现手心已经满是冷汗,一咬牙,推开了门。

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出来,让人想起悠悠的雪山,皑皑的白雪,“事办的怎么样了。”
“公,公子,我没……没得手。”
正在喝茶的人闻言啪的把茶杯摔在地上,周临已经开始发抖了,“公,公子,那王怜花和沈浪真的不是属下可以对付的,属,属下真的尽力了!!”
屏风后的人从后面绕出来,月光没有障碍的照在他脸上,一双黑的深不见低的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一张脸竟是如石雕一般毫无表情,既使如此这张脸也是好看的,尤其是在沉默的时候。但现在,周临显然没心情想这些。
“哦?”
“公子,属下……”周临的话戛然而止,因为眼前的人一瞬之间已到了他面前,用剑指着他的喉咙。
“你说你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“……是,是的。”
“那,”他表情不变,手里的剑已经扎破了他的脖子,“那,我养你有何用?”
“公……子。”
白衣公子抽出剑用袖子擦了擦,鲜血染上白衣有种刺目的美感,白衣公子看着擦去鲜血的剑,眼神似乎波动了一下,但很快又恢复如常。对着黑暗轻轻的说了一句,“把他处理了。”立刻有一个黑衣人在黑夜中走出,如幽灵一般轻手轻脚的拖起地上的尸体,略略躬身又融入黑暗。
他起身走到窗边,推开雕花的窗子,一枝桃花俏皮的伸过来,他轻轻伸手,抚摸着桃花的花瓣,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

“沈浪,你猜昨日设计咱们的是谁?”王怜花坐在云梦山庄院子中的摇椅上,扇着扇子,三分探寻,七分讥诮的看着坐在石桌边饮茶的沈浪。
“怜花可是有头绪了?”沈浪带着懒散的笑,回望在摇椅上的人,一身绯衣灼眼,竟是比桃花还要明艳,一双桃花眼似是带着水波,勾人魂魄。
“沈大侠可别说自己不知道,怜花可不信。”绯衣公子转了转眼睛,勾起一个十分天真的笑,还眨了眨眼睛,倒真似一个不谙世事的儿童了。
沈浪心中一动,起身走近,手撑着摇椅的扶手,俯身看着王怜花的眼睛,“我这不是等着娘子提点呢。”沈浪知道王怜花最恨别人把他比做女人,所以这句娘子一定会让他火冒三丈,之后他就可以抱着他的娘子好好的哄哄了。
“沈浪……”王怜花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个名字,刷的起身,手中滑入他的袖刀。
刚伸出手,沈浪就举手来拦,但是却不是把他的手弹开,而是顺势把他往怀里一拉,两人一同跌坐在摇椅里。
沈浪抓着绯衣公子拿着刀的手,另一只手则舒服的把他圈在怀里,顺便欣赏了一下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一闪而过的惊讶。
“沈浪……你不会是设计好的吧?!”
“怎么会,只是娘子这么美,相公我怎么忍心下手呢,只好如此了。”
“……”王怜花心里还有些小不爽,但是权衡了一下自己现在和他打起来赢的几率有多大,就乖乖的收了刀,蹭了蹭,在沈浪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。
沈浪依然云淡风轻的笑着,但是那笑,怎么看,也掺了三分得意。
王怜花待的舒服了,才施施然开口,“那个昨天看见的人倒不是什么人物,顶多是给沈大侠当个背景,不过,他背后的人,倒是有点意思。”
“方倾弋?”
“相公哪里需要娘子我提点啊,唉,可怜娘子我还东奔西走的,最后也是做了无用功。”王怜花语气一转,立刻掐细了嗓音,一双眼睛幽怨的望着沈浪,就差挤出几滴眼泪了。
“那娘子要我怎么做呢?”沈浪十分上道的配合着。
“给我倒杯茶来。”
“……哦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不负责小剧场
沈【期待脸】:那娘子要我怎么做呢?
王【沉思】:恩……
沈【依旧期待脸】:?
王【继续沉思】:恩……
沈【脸僵了】:?????
王【恍然大悟】:我想到了!!
沈【整理表情——期待脸】:????????
王【坏笑】:沈大侠给王某跳个钢管舞吧~~
沈【僵直弹(biu~~)】:啊?

评论(9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