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伞

沐秋厨,23333,喜欢一切伞和叶的cp,双花也到碗里来~~
稻米一只,主萌黑花,哑舍扶甘党,龙族楚路党,忘羡,沈王快来勾搭~~
二次人~~~
欢迎推文,么么哒~~

【伞修】山河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彩伞有话说:
1.文笔废…………望不嫌弃
2.部分世界观参考日漫《魔笛》
3.更新不定,高三党…………
4.欢迎勾搭~~欢迎勾搭~~欢迎勾搭~~
5.求评论求聊天………

OK?

ready?

GO!!

第一章(整理重发)
1
火烧云啊。”叶修随意的叼着一根毛毛草,慢慢悠悠的走在陌生的街道上,时不时停下看看路边小贩叫卖的东西,虽然看着品相不太好,却都是他没见过的。活了十几年,记忆中从没有过如此热闹又有生气的场面。 几个孩子围着一个买糖人的小贩,看他鼓起腮帮子,脸涨得通红,用力一吹,同时用布满老茧的大手轻轻捏着很烫的糖,那糖就长出了一个圆滚滚的头,再一吹一捏,又冒出一对圆圆的耳朵,周围的小孩子们不禁发出了惊讶的赞叹声,那小贩就像孩子一样笑了,在孩子们的催促下,他又吹出了躯干和四肢也是圆滚滚的,最后用竹棍一插,大笑了一声,“完成啦!”孩子们就都伸着毛茸茸的脑袋凑过去,叶修也歪过头看,做的分明是一只张牙舞爪的熊。最后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小姑娘把糖人拿走了,浅橙色的头发在夕阳下一晃一晃。
叶修看着小姑娘的发尾,忽然想起了在王城看到的magi, 各色的rufu环绕在他们的身边,就像雨后的彩虹,最后汇聚在一处,发出温暖的白光。就是他们维护着这个世界的平衡。叶修也曾接触过magi,在平时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,会哭会笑会闹。但是,叶修还是很佩服他们,他们用强大的力量守护着这个世界,用单薄的身躯撑起人们的未来,而他们的存在却极少被人知道,有点像他母后给他和叶秋讲的故事里的无名英雄,我存在过,我奉献过,但没人知道,没人在乎。
不过现在他可没时间伤感,现在他遇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—他没钱了……
“早知道就逃出来的时候多带点钱了。”叶修长长的叹了口气,感觉第一次的逃家就要结束了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这是什么!!!”
“上帝啊,救救我!!”
“这是啥啊!会咬人么?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叶修从人群外努力向里望,看见一只……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在人群中蹦来蹦去,做工精细,很明显木制的,不过关节灵活,就像真的小动物一样,有时候还会眨一眨木质的眼皮。比他小时候的玩具还好玩、形象。
“让一下让一下!!”叶修听到声音就疑惑的回了头,就看到一个人影从远处奔来,清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。
叶修眯了眯眼,想看清来人的样貌,却惊讶地缓缓睁大了眼睛,他没看见那人的样貌,却真真切切的看见了围在他身边的rufu,却和他以前看到的不同,他所看见的rufu都有不同的颜色,而不同的颜色都代表了不同的力量,没有一个人的rufu像他这样,像雪一样纯白,还散发着有温度的光芒,叶修伸手接住一只纯白色的蝴蝶,温度透过指尖传来,一直温暖到心里,好像所有的疲惫和不快都被抹除了,只剩下心里暖暖的感觉。
“神奇的magi。”叶修在心里默默的说。

这时苏沐秋已经跑到了人群前,看着围在他的发明前的一群人,默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。
叶修在身边看到他的反应,觉得他无奈的表情还挺萌的,就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。随意的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米色的长裤,又在外边套了一件浅褐色的立领风衣,衬衫还一半掖在裤子里面一半放在外面。他顺着风衣的线条向上看,白皙的皮肤,琥珀色的眼睛
,和风衣一样浅褐色的头发。

2
叶修拔掉在嘴里的毛毛草,略带玩味的看着苏沐秋从人群中挤进去,极快的从地上抓起那个不明物体,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东西,但是人群的声音太大,把那几声低语淹没了。叶修忽然很想知道他说了什么,但又觉得好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,摇了摇头,就想走开,继续去找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。
“喂喂,小苏,你这做的是什么呀?”
“沐秋哥哥,这个好好玩啊,能给我做一个么?!”
“沐秋,你又弄什么好玩儿的了,来给我们开开眼。”
苏沐秋刚抬起头,就被一大群人东拉一下西拽一下的往前拖。
苏沐秋抬头看天,觉得人生是如此艰难,我是什么稀奇的小动物么,还是我长的很奇怪,为什么他们一看见我总是围上来啊,人这么多很烦的。
“喂喂,死老王你别拉我风衣,扣子要掉了。”
“小默你淡定,我下次给你做娃娃,放下它,它还是个孩子!”
“孙奶奶,我马上就把拐杖做好,你别拽我衬衫啊,阿橙刚弄平的。”
“……救命啊!!!木苏我要挂啦!!!!”周围的人听到都发出了善意的哄笑声,显然也是司空见惯了,有的还扔下摊位和人流一起向前走。
叶修看着苏沐秋一脸生无可恋的被一大群人围着向前推着,很不厚道的笑了,这人还真是……生动?总之和他以前在王城看到的人都不一样,虽然都会哭会笑,但是他觉得那个少年整个人都是发光的,可以轻易地吸引别人的的视线。
他想了想,就随着人流一起向前走,反正也没地方去,先去看个热闹好了。说不定那个magi可以收留他呢。
人群一直向前走了十几分钟才停下,叶修远远的跟在后面,发现苏沐秋已经停止挣扎了,正拉着一个小孩的手和人群一起向前走,还不时回头和别人交谈几句。
叶修转了转头,打量了一下周围,这里是一个类似古罗马时竞技场的地方,不过看上去刚建了不久的样子,一些建筑的工具还没来得及撤走,工人们正在搬运剩下的石材和木头,看到这一大群人都停下手里的任务 ,好奇的向这边望,那个看着像老板一样的人看了倒也不生气,还很开心的向人群挥了挥手。叶修挑了挑眉,回过头正好看见少年也向那个人挥了挥手。
“城主!陶哥!”苏沐秋大声的打了个招呼。就拿出了那个引起骚乱的不明物体,“我要开始了哦。”苏沐秋蹲在地上,抬头看着围在他身边的一群人。
“沐秋哥快开始吧!我都等不及了!”那个叫小默的小男孩眼睛放光的盯着地上的东西,苏沐秋觉得这眼神也算得上如狼似虎了。默默地咽了口口水,心里也不禁有点紧张,其实这个东西他还没试验好,就不小心跑出来了。“一定要成功啊。”他在心里默默的说。
叶修站的比较远,只听见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叹声,那个不明物体居然颤颤巍巍的飞了起来,在空中忽然变了形,头和身体迅速拉长,四肢则两两并在一起,部件移动了一会儿,忽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鸟鸣,直直地向上飞去。叶修看着欢呼的人群,忽然很想笑,外面果然和王城里完全不一样啊。
木质的鸟在空中盘旋,孩子们在他后面跑着,叫着,大人们则在一旁微笑着旁观。苏沐秋看着天空中飞翔的机械鸟,缓缓的咧开了嘴,最后还没收住,开心的笑出了声。
“成功了!!!!!!小默你看见了么!!!”叶修看着像孩子一样在原地转圈的magi,发现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,很有感染力,这大概就是他这么受欢迎的原因啊吧。

3
叶修在很多年后回想,都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跌宕起伏、丰富多彩、鬼斧神工、乱七八糟……好吧,其实就是充满了意外,不过他也一直觉得在第一次见到苏沐秋时的意外,是他最难忘的一次,也是唯一一个他在多年后想到仍然会笑出声来的意外。 虽然在当时叶修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叶修正看着在地上蹦来蹦去的magi想着怎样才能蹭一个住的地方,完全没看到机械鸟忽然抽搐了一下,晃晃悠悠的向他飞过去,而那群孩子就随着机械鸟叽叽喳喳的向着他跑过去。
5秒,他转过头,看到一大群小孩向他跑过来。
4秒,他思考了一下为什么这群小孩跑过来。
3秒,他抬头看了看天,想好好沉思一下,正好看见机械鸟在他前方的天空上。
2秒,他低下头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1秒,我是不是应该躲?
0秒,呵呵。
苏沐秋本来很开心,他做的实验终于成功了,抬头就看见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下来,砸到了一个看热闹的少年的脸上,然后,以小默为首的孩子们就都扑了过去,duang的一声……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全都扑到了地上,哦不,是那个人身上。 其实苏沐秋的心里并不是想去解救一下被压在人堆底下的少年,而是怕自己的发明被压坏了,但是看到在人堆里爬起的少年,默默的捂了捂脸,就向他伸出了手。
“没事吧?”
“啊?”叶修被砸的有点蒙,一时间没听清他说了什么,甩了甩脑袋抬头一看,一个人正低着头向自己伸出手。
“对不起啊,应该是我的发明还有点问题,砸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。”
叶修转了转眼睛,“我可是这身骨头都要断了啊,诶呦诶呦……”
“喂,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啊,我都道歉了,你还想怎样。”
“呵呵,我都受伤了,你不打算给我点医药费什么的。”
“不是吧你,刚多大就开始学诈骗讹人钱了 。” “……”叶修从地上爬起来,撸起袖子,一道很深的伤口就暴露在了空气中,“你看,我是真受伤了。” 苏沐秋看他,他就回看苏沐秋,最后苏沐秋叹了口气,“拜托,这根本不可能是刚才受伤的好么。”叶修眨了眨眼,心里有些遗憾,看来不能去蹭住了,就想把手放下,却忽然被人握住了手腕。
“你这伤口挺深的,必须马上处理,不然会发炎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跟我走吧,我先给你处理一下。”
“……哦。”
“呵呵。”
虽然被呵呵了,叶修在心里还是开心的,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,尽管过程很曲折。 于是,叶修围观了苏沐秋安抚周围看热闹的人,把各个小孩送到家长的手里,最后还给那个像老板一样的人道了歉,才回到他身边,拽过他的胳臂。“走吧。”苏沐秋看着还在流血的伤口,皱了皱眉。 “去哪儿?”“当然是带你去看医生啊,你这个伤口还在流血呢!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和自己以前受的伤比差远了,叶修就不以为意的想吧袖子放下,却被苏沐秋打了一下手。
“这伤真没事。”
“不行,我说你这个伤员怎么这么不着急啊,流血了啊,很疼的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这人真奇怪,刚才还吵着要我付医药费呢,现在一点也不着急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别不说话啊,是不是太疼啦,那我家就在旁边,你先去我家简单处理一下,我把医生带过来?”苏沐秋看着面无表情的向前走的少年,心不自觉的就软了,伸出手拉着他没受伤的胳膊,迅速的跑进了一个小巷子。
“喂喂,你别跑那么快。”叶修被拖着走了一会,最后也没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狂奔。
“……我是怕你失血过多好不好!!”
“哦,那谢谢你了。”苏沐秋可没听出他语气里有一点感谢的意思,干脆无视了他。
“……”
进了小巷子后,苏沐秋向外边望了一下,这个时间大多数人都回家了,街道上只剩下几个正在收摊的小贩,确定不会被发现后,苏沐秋把目光投向了被他拉进巷子的叶修。
大大的呼了口气。叶修的脸因为受伤而有些苍白,但是苏沐秋能发现他的眼神和别人是不一样的,好像很懒散,但是却隐藏着一头雄狮。“君王的眼睛。”他在心里说。
“把手伸出来。”
叶修乖乖的伸出了一只。
“……是受伤的那只!!”
“……”叶修又乖乖的换了次手。 苏沐秋有些惊奇的看着忽然变得乖巧的叶修,又想了想,可能是疼得说不出话了。抿了抿嘴,下意识放轻了语调。“恩……接下来发生的事你可能不太能接受,但是我绝对不是想伤害你,所以你要淡定啊,马上伤口就好了。”说完还抬头看了看叶修的反应。
“你是magi么?”叶修忽然问到。
苏沐秋的瞳孔微微睁大了一点,很快又恢复如常。他抬起手轻轻的附在叶修受伤的手臂上, 微微垂着头,看不清表情。“……开始了。”
苏沐秋没回答他的问题,但是叶修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,这个少年一定不简单。苏沐秋的心中也是巨浪滔天,认出他是magi的人,一定不简单。

4
“magi是一个国家最大的财富,”叶顷用左摸了摸手上象征着权利的蓝宝石戒指,看着刚刚过完生日的叶修和叶秋,两个孩子正坐在地上,稚气的脸在月光下忽明忽暗。“他们是一个国家的支柱,因为有他们,才有国家的安宁和富足,所以你们以后见了magi,一定要尊敬他们,知道么?”
叶秋歪了歪头,浅灰色的眼睛看着叶顷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又看了看在一旁昏昏欲睡的叶修,撇了撇嘴。“父王你看,叶修又偷懒!”向前凑了凑,抱住了叶顷的腿,抬着头抱怨。
叶顷摸了摸叶秋的脑袋,等着叶修的回答。
叶修慢吞吞的打了个哈切,睁着睡眼朦胧的眼睛,抬头看了看身前雄伟的宫殿,什么都没说。
“你觉得呢,叶修?”叶顷看他并不打算回答,就又问了一句。
叶修不情愿的皱了皱眉,开始思考。
夜晚的风吹过,带来了几片花瓣,叶修伸手一抓,一片淡蓝色的蔷薇花瓣就躺在了他手上。他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什么,向前走了几步,把花瓣展平,放在叶顷手上,叶顷伸手接住,淡淡的看着叶修。
“我不是很同意您的说法,”叶修抚摸着淡蓝色花瓣,又拿回手上,“magi确实带来了安定,但是他们的出现难道不是灾难么?”
叶修把花瓣扔在地上,向后退了几步,“在几千几万年前,世界上没有magi,没有魔神,没有王国,但是,那时的生活不是最和平的么?他们的出现打乱了一切,他们带来了利益的纷争,为了争夺财富权利人们发动战争,死了多少人,现在我们反而要赞扬尊敬他们?”
“他们有错么?”叶顷看着倔强的叶修,问了他一个问题。
“……”叶修惊讶的看着叶顷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
“他们确实带来了争斗,但是这是他们希望的么?他们无法选择自己的诞生,就像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身份和责任。他们一出生就意味着要被各种各样的人追杀,要承担他们并不想承担的责任。”叶顷顿了顿,叹了口气,“不管是magi,迷宫还是魔神,本来都是为了让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才诞生的。所以,其实错的是人类,人类的贪婪自私,残忍暴力,不仅毁了自己原本的生活,还毁了magi的一生。”叶顷指了指遥远的大漠的方向,“你看,那里是magi诞生的地方,广阔壮美,但现在呢,他们不得不留在城墙里,为他们并没有犯过的错负责任。国家井然有序是他们的责任,一旦有一点错误就是他们的错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是magi?”叶顷直视着叶修的眼睛,“因为人类的不负责任,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别人身上,而把自己作为人人宰割的羔羊,但实际呢?究竟谁是受害者?”叶顷把叶秋抱着他的手拉过来,站起身,缓缓的向回走,“叶修,好好想想吧。”
叶修看着两人缓缓走远,躺在草地上看着飞过的rufu,想着叶顷说的话,一会就睡着了。

5
纯白色的rufu从苏沐秋的指尖飞出,把它整个人都包住,就像神明一样耀眼,他缓缓睁开眼,抬起手所有的rufu如同有生命一样,又迅速汇聚在他的手心,随着他的动作附上了叶修的手臂,在他的手臂周围跳跃。
叶修只觉得苏沐秋的眼光像是有实质一样,透过他的眼睛直直的打在他的心里。其实这个伤口真的没什么,但是他现在忽然想对他说其实他的手臂特别疼,只要能换取一点点关心,就算说谎也没关系。
围在他手上的rufu一点一点钻如他的手臂,狰狞的伤口一点点愈合。苏沐秋呼了口气,发现叶修的脸色依然不太好。就伸手想要摸一下他的额头,看看是不是因为伤口发炎发烧了。却被叶修躲开了,他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。
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“怎么可能没事,你知道你现在脸色多难看么?!”
叶修看着苏沐秋充满着关心意味的眼神,莫名觉得心里烦躁。“你这人怎么这么多管闲事啊!”话一出口连叶修自己都愣了一下,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。他只是不习惯别人的关心,但是现在,他把唯一关心他的人也推开了。
“呵,”苏沐秋听了倒是笑了,“是啊,我多管这闲事干吗,你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,顶多是乱葬岗再多一个无名墓。你自己好自为之吧。”他的视线没做任何停留,转身就出了巷子,步子迈的特别大,明显是生气了。
苏沐秋出了巷子后大大的切了一声,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“看来这下又要搬家了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,会不会把我的存在说出去啊?”苏沐秋看着面前的家门,烦躁的揉了揉头发。
“阿橙,我回来了!”苏沐秋刚进门就大叫了一声,把正在吃着樱桃的秋木苏吓了一跳。“哎?你刚才干嘛了,居然动用了magi的能力,我不是说了我封印了之后就别用了么!!!!”秋木苏跳到他的肩上,用爪子轮流拍他的头,还一边数落他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烦死了,木苏我跟你说,我今天治了一个受伤的人,他居然说我多管闲事! ”苏沐秋又开始抓头发,“而且他居然认出我是magi!完蛋了,我们明天就走吧,我可不想再被人抓住了!”
“你个笨蛋,活了一千多年还这么傻啊你,我真是白教你了。”木苏用爪子捂了捂脸,制止了苏沐秋把头发抓成鸡窝动作。又用爪子拍了拍他的肩,看他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,就用爪子撑着头看苏沐秋翻了个大白眼。
“阿橙呢?”苏沐秋发现自家妹妹不在,跳到门口,回头问。
“去小默家玩了,我现在把她叫回来,我们马上走!”木苏说完就跃上屋顶,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苏沐秋站在门口,看着黑夜中跳跃的黑影,叹了口气。“我又做错了么?”

6
秋木苏在月色下跳跃,偶尔有一两只萤火虫在他身边飞过,他也没心情去追。忽然听见破风之声,木苏敏捷一滚,躲了过去。
“谁!”秋木苏立刻竖起了全身的毛,两只蓝眼睛在黑夜里像月亮一样发光,周身出现了和苏沐秋一样的rufu。
“哟,身手不错啊,快赶上我家的猫了。”懒洋洋的声音传来,一个人从巷子里踱了出来,背靠在墙上,手里扔着几个石块。“你是那个……苏沐秋的魔神吧。”
“口气不小啊,少年,”秋木苏扬了扬尾巴,眯着眼,忽然想到了什么,“你就是我们家沐秋救的那个人吧,气完了我们家沐秋,还想来气我?我可没他那么傻,平白无故救了人还被气的不行,害怕被人揭发是magi,怕到想要搬家,其实我倒是有一个解决方法,一劳永逸。”
“噢?什么方法?”叶修装作不明白的样子,却悄悄的伸手把袖子里的匕首握在手里。
秋木苏把他的小动作看的清清楚楚,翻了个白眼,趴在屋顶上。“你答应我不说出去。”
“啊?”叶修被这句话说愣了,刚才的气势难道不是要杀他灭口么?
秋木苏明显猜到了他心中所想,伸了伸懒腰,“我是很想杀你灭口,但是要是杀了你,一定会动用我魔神的力量,我的小主人不就知道了么,我可不想因为杀人再被他罚了。”他暼了瞥叶修手里的刀,“顺便说一句,那玩意是杀不死我的。”
“……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啊,但是你会这么信任我?”叶修收了匕首,怀疑的看向秋木苏。
“哈哈哈,少年你还是太嫩啊,我当然不可能就这样相信你,”秋木苏一掌拍在屋顶上,跳下来,落在叶修脚边,“所以,你要和我们走啊。”
“你就不怕我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下杀手?”
“呵呵,沐秋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。叶王叶顷有一对双胞胎儿子,一个叫叶秋一个叫叶修,叶秋从小在宫殿里,而叶修则在五岁生日的第二天自己请命去王城的练兵场,算起来也有十年了,对吧?大王子?”
秋木苏翻上叶修的肩膀。“你要是敢把我们的底漏出去,我就把你的位置给所有国家的国王送过去,让你有来无回。至于伤害我们,现在的你,还真做不到。”
无法反驳,无法拒绝,叶修也只能苦笑了一声,听天由命吧。
秋木苏看他这种默认的态度很满意,拍了拍叶修的肩,“别那么紧张啊,少年,只要你真心实意的和我们沐秋交朋友,我就考虑对你好一点。”
“喂,你话怎么那么多,和你主人一样。”叶修嫌弃的看了看它,最后迫于自己的小命还在别人手里,只能暂时忍了拽他头发的魔神。“还有,什么叫和他交朋友。”
秋木苏听了罕见的沉默了,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我给你讲个故事。
从前有一个魔神一个magi,他们同时诞生也注定同时死亡。
magi很傻很天真,总以为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美好的。
魔神很势力很邪恶,一直用仇视的眼光看世界。
但是他们从未分开,因为他们都是异类,只有彼此是彼此的同类。
他们一起走过很多地方,看到了很多鲜血和残酷,但也看到了很多美好和幸福。
magi依然坚信世界是美好的。
魔神也开始觉得世界上的坏人也不是那么多。
他们一直在各个国家穿梭,见证了各个国家的兴衰,也结识了许多和他们一样的异类。
但是magi除了魔神外,再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,连魔神也不明白为什么。
magi可以对所有人好,但是从没有其他人真正走进过他的内心。
magi依然相信世界是美好的。
魔神现在也觉得世界是美好的。
……所以,你懂了么?”
叶修看了看蹲在他肩上的秋木苏,“所以你是想让我找到问题?”
“没错。”
“为什么是我?”
“死马当活马医吧。”
“……呵呵。”

7
苏沐秋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“是阿橙回来了吧。”
“阿橙!!”苏沐橙听见哥哥叫自己,立刻飞奔过去,扑倒到苏沐秋的怀里,“哥哥我回来啦!”
苏沐秋被这一下撞得不轻,心里念叨,“死丫头力气这么大,我的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表面上还一脸淡定的笑。
“又见面了啊,真巧。”叶修头上顶着秋木苏,一脸无压力的打了个招呼。却看见一瞬间苏沐秋的脸色变得十分精彩。
“秋木苏!!!!!这人是怎么回事!!!!!你怎么能随便吧陌生人带到家里来呢!!!!他是哪个白眼狼你知道么!!!!!!”
“哥哥,白眼狼是什么啊。”
“啊橙你别管,回屋去。我今天不扒了他的皮木苏就不姓秋!!!”
苏沐秋身旁rufu开始聚集。
“沐秋,你淡定点吗听我说。”
于是苏沐秋同学一脸狰狞的听完了木苏所说的事情经过,又一脸狰狞的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脸无所谓的叶修,“木苏,那你估计不能姓秋了。”
“咱别提这个了行么。”
“哦。”

叶修最后还是在苏沐秋的家里住下了,和苏沐秋睡一间卧室。沐秋看了看一脸大爷的坐在床上的叶修,转身就对沐橙说,“啊橙我今天教你一个成语,叫引狼入室。”

8
叶修在草地上醒来,天还很早,一半是即将消失的星辰,另一半是即将日出的早霞,像大祭司的水晶球,一半是海水的蔚蓝,一半是火焰的赤红。
昨天大祭司是怎么说的来着,说叶秋是帝王的命。
当叶修把手放上去时,水晶球忽然碎了,大祭司吓了一跳,颤抖着伸出手捡起一片碎片,之后转向他,眼神再也没有以前看他的尊敬,而是一种恐惧,叶修听到他的声音都在颤抖。“叶修……他,他是千年难见之才,但……但是,他会是,他会是王朝的终结者!所有的辉煌鼎盛都将被他终结!王,请您下令处决他吧,他,他将是地狱的罗刹!!!!”大祭司近乎癫狂,指着叶修,摇摇晃晃的向后退,被他的几个仆人架住,才勉强没有摔倒,扶着柱子激烈的喘着气。
叶顷的手紧紧抓着椅子扶手,无声的看着这一幕。
叶修一直站在原地 ,看着疯狂的大祭司,看着冷淡的叶顷,看着四周人恐惧的眼神,忽然觉得自己离他们好远,远到他既使拼命追赶也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。“那就不追了。”有个声音说,是啊,那就不追了,反正我从来不是个执着的人。
叶秋看着哥哥面无表情的向外走,想追上去,但是旁边的侍卫都紧紧的抓着他,让他无法迈出一步,但是叶修的背影是从未有过的落寞孤独,让叶秋觉得,他那个无所畏惧的哥哥马上就会消失。
他需要有人安慰,需要有人支持。
“你们都给我放开!”叶秋回头对侍卫吼,但是没人听他的,他们只是恐惧的看着独自离去的背影,就像看着洪水猛兽。
叶秋只觉得心里有一股无名火,连笑的表情都摆不出。
“都滚开!!!”

叶修走出了宫殿的大门,回头看了一眼,金色的建筑反射着金色的光,像是天上的神宫,和以前的每一天都一样,庄严气派,丝毫不会在意一个被认定为毁灭者的王子的出走。
“哥!你走慢点!”叶秋挣脱了侍卫的钳制,一路跑到宫殿外,看见叶修还没走远,赶快抱住他的胳膊。“你要是走,我们一起走!”
“说什么傻话,”叶修揉了揉叶秋的头发,声音嘶哑,“在这里好好当你的王子,之后好好当你的国王,我会来看你的。”
“别骗人了,你要是走了,一定不会回来!所以你不许走!”
叶顷缓步走出,也抬头看了看宫殿,几十年如一日的挺立,不会以为一个绝望的父亲而改变,也不因为一个想要任性的君主而动摇。
“叶秋叶修,你们和我走。”
“父王!别让叶修走!”
“……”
“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受到伤害。”

9
布利镇的一天是在珂珂鸟的歌声中开始的,他们模仿着人类的声音,唱着人们常在嘴边哼唱的歌谣。

当第一丝光线照亮发丝

谁还在唱

谁还在问

谁还在听

远去的事是否真的远去

逝去的人是否真的逝去

当最后一丝光线隐入山林

我还在唱

我还在问

我还在听

远去的事还未忘记

逝去的人从未离去

叶修是被秋木苏的爪子踩醒的,醒了后还被苏沐秋嘲笑了很久。
“哈哈哈哈,木苏干的漂亮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内个表情……实在太搞笑了,哈哈哈。” “喂喂,先吃饭行么。”

和苏沐秋苏沐橙秋木苏住在一起的这几天,叶修在布利镇四处走了走,不禁感叹布利真是一个好地方,虽然位于远离王城的北方,却不像其他的地方一样寒冷,甚至可以说是四季如春,拿现在来说,其他城市都已经进入了冬季,布利的人们却还穿着夏天的衣服,只有早晚才有人穿一件长袖,而且也大多是父母强行给孩子们套上的。
虽然很偏远,布利却有很多的游商,从服饰上叶修大概能判断出他们来自哪个国家,也加深了他的惊讶。他敢说,连王城的商人都没有这里涉及的范围广,从南部的王城,到西部的霸图,还有东部的蓝雨,中部的微草,甚至还有一些人来自遥远的未知岛屿,说的语言有点像大提琴的和弦,低沉有磁性。

“沐秋,布利一直都这么热闹么。”叶修倒在草地上,下午的阳光正好,照的他有了些困意,懒懒的眯了眯眼,看看坐在旁边草地上用 刻木刀做着什么的magi,阳光照的他有点失真,叶修不禁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下摆。
“布利确实是比一般的城镇热闹,但是最近有一个什么商会的活动……啊啊,我也不记得了,反正就是有活动,所以人多,过一阵就好啦。”苏沐秋倒也没在意叶修拉着自己的手,回答着问题手里的动作也没停,不断有木屑顺着他的手指落在地上,一个木雕花在他手里成型。他似乎很满意,咧嘴一笑,随手把花塞在了叶修拉着他的手里。
“噢。”叶修把花换到另一个手上,又把手放到苏沐秋的手臂上,轻轻的掐了一下,“喂,你在布利呆了多久了?”
“我啊,大概有五六年了吧。你问这个干嘛?”苏沐秋看他也没有移开手的意思,翻了个白眼,狠狠地向后一倒倒在叶修的身上。
“咳咳咳咳,喂,你轻点,我都要吐血了。”
“别转移话题,为什么问我这个啊。”
“哦,我就是想,咱们俩才认识几天就这么熟,那你和这个镇上的人这么亲近,应该也认识了很久吧。”叶修看看倒在他身上还伸了个懒腰的苏沐秋,眼神不自觉的软了软。“对了,你为什么会信任我呢,你不是说我是白眼狼么?”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