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伞

沐秋厨,23333,喜欢一切伞和叶的cp,双花也到碗里来~~
稻米一只,主萌黑花,哑舍扶甘党,龙族楚路党,忘羡,沈王快来勾搭~~
二次人~~~
欢迎推文,么么哒~~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山河》
ps:会很长很长,西幻风,部分世界观参考         日漫《魔笛magi》,还有一些是脑动(划掉)
OK?
那开始了~~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楔子
在很久很久以前,世界一直处于一种和平的状态。人们过着简单且幸福的生活,男耕女织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街道上有许多游商小贩,穿着各个民族各个地方的衣服,用各种口音吆喝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商品名,挥舞着手里的商品,笑着看向过往的行人。
孩子们穿着宽袖的麻布衣服和裤子,踩着用麻编成色的鞋子,在刚刚收完小麦的田野上奔跑,偶尔看见几只造型奇特的昆虫,都要好奇地蹲成一圈看上半天,最后还要为虫子的归属闹上半天。
总之,没有冲突,没有争吵,没有欺骗,没有战争。每个人都安心于现在平静幸福的生活,在川流不息的时间里守着自己的东西。这样的生活过了很多很多年,久到人们都忘了时间的流动。

在很久以前,有人睁开了眼睛,琥珀色的眼眸打量着世界,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他只知道他的耳环其实是一种叫做魔神的东西,和他一起诞生于世界上。
他们面对面站在一片虚空中,犹如银河一样的光点在他们的周围流动,又悉数钻入少年的身体。少年打量着周围的空间,亮光在他的周围打转,好像他是一个发光体,他抬头,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,向左看,漆黑一片,向右看,漆黑一片,他转了个圈,身后也什么都没有,最后他慢吞吞的转回来,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。
他问它:“我应该叫你什么?”
“我叫魔神,不过我更喜欢别人叫我秋木苏。”
“秋木苏,那是什么?”
“那是名字,每个人的代号,比如,如果你说秋木苏,我就知道你在叫我。”
“……那我叫什么呢?我有名字么?”
“你是magi,神的宠儿。”
“所以我叫magi?”
“不,”秋木苏伸出他巨大的手,轻轻地按在少年的头上,“你没有名字,但是我可以给你取一个名字。”
少年扬起稚气的脸,歪了歪头。“那我叫什么呢?”
“你的名字是苏沐秋。”
少年有点失望,“啊,就是你的名字倒过来啊。”
秋木苏听了,忽然笑了,“才不是,我们的mu不是一个mu。”
“恩?那有几个沐呢?为什么不一样啊?我的是哪一个呀?那苏和秋呢?是一个么?还有……”
秋木苏头痛的揉了揉头,转了转手腕,忽然就缩成了巴掌大,变成了一只有着清澈的蓝眼睛的小猫,白色的皮毛,在阳光下好像发出了柔和的光。苏沐秋看着在自己手上伸着懒腰的秋木苏,一时都惊奇的忘了说话。
“没关系,你不知道的在以后都会有答案,只要你从现在开始出发。”
“……都会……知道么?”苏沐秋低低的说。带着迷惑。
“都会知道。”秋木苏用爪子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大拇指,用清澈的眼睛直视着他。
于是苏沐秋笑了,冰雪消融,春回大地。
黑暗散去,少年把秋木苏放在头上,摸了摸耳垂上的耳钉,顶着烈日,在荒漠里开始了旅程。
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离开虚空的那一刻,世界的各个地方都忽然出现了各种各样奇特的建筑物,有的有高高的塔尖,有的盖着青色的瓦片,与此同时,四处流言不断,有人说这是神在显灵,有人说这是大难的征兆,还有人肯定里面一定藏着大量的财富。几千几万年的平静在这一天被打破了,而始作俑者还在荒漠中看着漫天风沙,和满天繁星。

在不是那么久的以前,整片大陆烽烟四起,人们不在满足于简单的生活,总有一些人想要凌驾于他人之上,而随着神秘建筑的攻破,攻破建筑的人拿到了迷宫的宝物,称霸一方,世界不再是一个整体,人们也不再安宁。
他们给神秘建筑取了一个名字,叫迷宫,找到目的地就是胜者,找不到就永远迷失在迷宫里。
苏沐秋站在街市上,吃着刚买的糕点,听着人们说起曾经的世界,舔了舔沾在手上的渣,歪过头对秋木苏说:“我真想看看,他们说的世界。”
秋木苏啃着樱桃,含糊不清的说:“会有机会的。”
“ 也是,反正我会活很久。”
苏沐秋站起来,提着秋木苏的尾巴“走了,贪吃鬼。”
可惜没人能听见,一只叫做秋木苏的魔神的哀嚎。
那时苏沐秋还相信,自己会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一切,但是故事已经开始,命运的齿轮碾着他迈出了一步又一步,回过头,却发现已经无法退出。

评论(7)

热度(24)